想你

天晴想你,天阴也想你
刮风想你,打雷也想你
下雨想你,下雪还想你
我有一万个理由想你
却没有一个理由可以找你
闲时想你,忙时也想你
开心想你,难过也想你
醒着想你,梦里还想你
我有一万个理由想你
却没有一丝勇气联系你
冬天开始想你
春天想念的花开了一树
夏天仍旧想你
秋天想念没能结成果实
冬天继续想你
在春天等来散落的花朵
想你想你想你
四季轮转也没能停歇住

见鬼的孤独

11955006854c0ccc95l

雪下了一天,安晴被困住了,像是被丢弃在了一片白色荒野的中心,找不到方向。在关掉灯的房间里,借着电脑屏幕散发出的微弱光亮,她试图写下一些东西。但黑暗将她的一切感官都放大了,她感觉到时间的流淌和空气中略带有的腐朽的味道,无数双眼睛向她投射去刺探的目光,心跳、呼吸,一声声沉重地充斥在周围的世界里,她觉得自己要被吞噬了,力量被一点点抽离。

思绪乱得一塌糊涂。

在急促的呼吸声和狂乱的心跳声中,安晴慌忙站起,转身躲到了床上,好像那是一座安全的岛屿,四面八方伸来的手臂将无法触碰到她。她环抱住自己的膝盖,像婴儿般蜷缩起来,眼睛不敢闭起。一旦视觉消失,听觉将会加倍放大,窗外的落雪声,穿透缝隙的风声,水管里的水流声,手表的滴答声,房间的收缩声,不知名的脚步声……这一切将超过她的负荷。 继续阅读“见鬼的孤独”

我对你有一点动心

101039291999f8c413

1

我坐着听歌,视线放在远处的地上,看着各式鞋子来来去去,打发时间。看到引起我注意的鞋子,我心里就会猜测是怎样一个人,忍不住好奇心的话,还要抬头假装漫不经心地瞅一眼鞋子的主人,看看自己猜得准不准。今天搭头一班地铁的人好像不太多,这个游戏玩起来倒也不太难,要是人多,别说鞋子看得眼花缭乱,抬头想要找人也是不容易的。

说起来,其实今天坐车的人跟平常比到底怎么样我也不知道,我很少搭头班车,今天是因为新来的经理第一天上任,我赶着到公司收拾我乱不堪言的桌子。平时我随性惯了,成堆的资料,死掉的花,缠在一起难舍难分的耳机线数据线,左一支右一支能用不能用的笔,前几天同事给的喜糖,上个礼拜有人旅游回来带的礼物,该扔的该放的一干物品都铺在桌子上,只要不影响我工作,我倒是可以让它们长年累月地待在那儿。可是,为了不让领导看到我凌乱不堪的桌子,进而怀疑我的操守和能力,我特地起了个大早到公司装饰门面。我还特意穿了身正式些的衣服,反正我老婆说我打扮得人模狗样的,那就应该看起来还不错吧。

我和我老婆恋爱四年结婚三年。当年还在大学,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惊为天人,一番心血和苦功之后终于追到手,吵吵闹闹到今天也算是老夫老妻了。 继续阅读“我对你有一点动心”

过客

我自寒冬走来

那等在山顶上的身影如霜花的积融

日光不来

门前的落雪不化

你是我心头的写不尽的诗

恰若缠绵的笔尖触纸

铃音不响

门前的孤灯不亮

你的心是我走不到的远方

我零落的脚步

是湿寒的过客

我不是良人

是个错误

改自郑愁予的《错误》

生日快乐

1

这是雨子第一次待在夜晚的海边。她和忘子到达沙滩的时候,远远就看见有一对情侣正安静地分享时光。伴着海浪声,那两人就着微弱的光看着书,一个人趴着,一个人坐着。雨子和忘子找了个离他们不太远也不太近的地方坐了下来,想必他们也注意到了雨子和忘子,只是并没有打招呼的必要。就在雨子和忘子调整好了舒适的坐姿的时候,远处走来了一个男人,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不徐不疾。雨子一阵紧张,但并不觉得那个男人是个坏人。“不会是来赶我们走的吧?”她对忘子说。“应该不是吧。”忘子回答,不是很有把握的样子。那个男人踩着被海水冲湿的沙子前进,走过了雨子和忘子,走过了那对情侣,终于面朝大海停了下来,从上空看下来,三组人应该形成了一个对称。雨子的视线在前方游移:月亮很小,独挂空中,漆黑的夜空环抱着它,为之镶嵌上一颗颗闪烁的宝石,那该是在千万光年以外的恒星。雨子看着饱满的圆月向四周散射光芒,朦胧的光芒终敌不过黑暗,渐渐没入暗夜。海风肆意的夜晚,潮水汹涌,一个独自出现的男人,每个毛细血管都叫嚣着孤独。雨子的视线穿过黑暗看着他,生怕他下一秒就朝着大海义无反顾地走去,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,毕竟这是平安夜。

雨子觉得,一个人,在这样的日子,出现在这样的地方,很可能是为了了结生命,因为节日的喜悦总是反衬出一些人的悲伤,因为生活的不如意或者绝望。要真是那样,那个男人消失在无情的海浪里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,雨子的勇气只能够支撑她跑到海水没过脚踝的地方,谈不上救人。没多久,那个男人走了,那对情侣也走了,忘子去踩海浪了。雨子看着海天交界的地方出神,她看到了一艘游轮,确认无疑。游轮上灯火通明,好似能听到上面正歌舞升平,不像一般的海船。她看着游轮缓缓从目之所及的右边开到了左边,直到忘子回来坐下。“飞机在海上,月亮在沙子里,心在星星上,爱在潮湿的风里。”雨子扭过头对忘子说。“你又想起他了吗?”忘子问道。雨子微微一笑,那个他早成了雨子的一个牵挂,一想起来或者看到与他有关的东西的时候,雨子就思绪翻飞,但最后几乎总是耸耸肩作罢。

时间总是最好的检验师,时间告诉雨子她对大阳的感情,那种丝丝入扣却仅缚一人的感情。雨子和大阳之间曾经那么近却又那么远,近的是距离,远的是心。大阳是在几个月前进入到雨子的生命中的,没有一点预兆,环绕着大阳的空气永远是带有甜甜的糖果味,可命运近乎残忍地将雨子和大阳划分得干净利落,连最细微的连结都有随时被一刀斩断的危机。没有大阳消息的时候,雨子会有一种失落感,近乎一种掏空心脏的感觉。她曾想过各种手段来拉近与大阳的距离,以便建立一种更亲密的联系,但她总没有勇气付诸行动,虽不是思想上的巨人,但面对大阳时,确确实实是个行动上的矮子。雨子没怎么刻意去计算时间:昨天是跟大阳认识一个月,今天大阳第一次主动挑起话题,明天又该是什么日子。这一切都有些模糊,甜蜜又紧张,仿佛是生活中无可替代的必备,用以满足不完整的灵魂,直到连唯一的结点也失去了存在的借口,雨子再没有找过大阳。雨子仍然能时不时得到大阳的消息,但那感觉就像冰冷的玻璃上蒙上了一层水雾,湿漉漉的,雾蒙蒙的,好似看得到,却又触不着。 继续阅读“生日快乐”

在外面晃荡了大半年,还是回到了这里,还是这里的简单安静比较适合我。本质上,我也是个渴望关注的人,但外来的关注不可能恒常如新,到头来反弄得心态不好。写文章本来只是个兴趣,当它变成我获取关注的一种手段的时候,它不再单纯。而我又想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,不想迎合大众的喜好,活该感受前后的差距。还是安安心心写自己的东西,不管别人的眼光,不管别人的喜好,我开心就好!!!

新年快乐!